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巧借东风的赤壁人「咸宁长江岸线行②」

2022-09-28 10:22:55 598

摘要:来源:咸宁日报全媒体记者 向东宁 程昌宗 周萱 刘震 章文静掌上咸宁报道1800多年前那一阵东风,成就了赤壁之战。乱石穿空,惊涛拍岸。江水激荡的赤壁矶头,“赤壁”两个鲜红的大字遒劲有力。距离摩崖石刻不到1公里的地方,就是赤壁市汽渡渡口。不久...

来源:咸宁日报

全媒体记者 向东宁 程昌宗 周萱 刘震 章文静

掌上咸宁报道

1800多年前那一阵东风,成就了赤壁之战。

乱石穿空,惊涛拍岸。江水激荡的赤壁矶头,“赤壁”两个鲜红的大字遒劲有力。

距离摩崖石刻不到1公里的地方,就是赤壁市汽渡渡口。不久前,赤壁长江大桥正式通车,这个曾经熙熙攘攘的渡口变得冷清下来。10月14日上午,记者看到,赤壁干堤直通江边的坡道上,几辆货车在潇潇秋雨中排队登船渡江。

我们要在这里寻找两位曾经叱咤风云的赤壁人。

渡口旁一处简易棚子里,小卖部老板斜靠在柜台边,得知我们打听鱼王酒店,下巴朝对面一扬:以前就在这里,拆了。

鱼王酒店旧址

以烹制江鲜而红极数十年的鱼王酒店,只留下两根昔日门厅前的残破迎宾柱,拆后复绿栽种的百余棵树木已经高达三五米。

在赤壁镇上,记者找到正在鱼王酒店新店里忙碌的王想林。

62岁的王想林回忆昔日辉煌时,语气中透露着不一样的骄傲:1981年起,他接过父亲的锅勺,和妻子戴冬香在汽渡口边以两间草房的夫妻店起家,发展至占地70余亩的酒楼,拥有员工30余人,单餐接待量可达400人以上,年纯收入逾400万元。

“江里的鮰鱼你晓得不?卖到几百块钱一斤。最贵的江刀鱼,清明节前可以卖到几千块钱一斤……好多大老板坐着高铁从广东到赤壁,专门来我店里吃鱼。”王想林说,生意火爆时,每年店里光是腌制腊鱼就需要5吨多鲜鱼。

有一个敏感的话题,是鱼王酒店的污水是否直排长江?王想林没有正面回答,只是说当时大家都是这么干的。“大家”,应该不仅仅是江边的餐饮经营户。

在江边数十年,王想林看着江水越来越浑浊,本地渔民送来的鱼也越来越少,越来越小,最后不得不扩大范围从沿江周边地区收购江鱼以维持菜品供应。

王想林“靠江吃江”的日子在2018年8月结束。随着长江大保护政策的推进落实,堤外建筑全部拆除,长江全面禁捕。

“感情上肯定是舍不得的,在那里做了近40年,算是半辈子的心血”,王想林明白当下的政策是为了让长江休养生息,而且拆除酒店时政府给予了一定补偿,还提供了优惠政策,他很快重振旗鼓,用自己早年间在赤壁镇上购置的房产继续经营鱼王酒店。

“我们现在也做鮰鱼、鳗鱼,基本上是养殖的”,王想林说,就算是一条普通的鱼,他也有信心做的比别人鲜美可口。

借着赤壁三国古战场这个5A级景区的东风,今年国庆节期间,鱼王酒店的单日营业额最高峰达5万余元,“后厨杀鱼都忙不过来”。

不忙时,王想林会和戴冬香一起到距离鱼王酒店仅1公里的渡口去散散步,“现在的江水,真的好很多了。”

赤壁三国古战场的另一侧,曾经是大货车川流不息的东润码头。现在,这里江滩平整,是镇里人戏耍休闲的好去处。

东风村支书蒋志雄在此和我们如约见面,他一头花白的头发让人印象深刻。

43岁的蒋志雄曾是年入数百万的东润码头老板。“2012年我投资200多万元办起东润码头,向长江上游城市的钢厂装运出售高钙石子料。”蒋志雄早年间承包工程赚了些钱,又巧遇机会打开了向外地企业供应石子料的渠道,他果断干起了货运码头。

当时江边已经有3个私人码头,主要是从外地运来煤、芦苇等赤壁当地企业所需的生产原料。“我办的是第4个码头,也是唯一的‘出口’码头”,蒋志雄说,每天往外装运1万吨石料是常事,码头边上最低都有50台货车同时排队等待卸石料。

村里人也借力这4个集中在2公里江堤边上的码头赚到钱了,仅矶湾一组村民就自购了40余台运输车辆,“车轮一响,黄金万两”。

2016年,随着长江大保护政策的推进落实,无序开发的私人小码头必须拆除,蒋志雄的东润码头和附近3个码头都在拆除之列。

“那会儿晚上确实是睡不着觉的,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国家政策非常明确,我应该积极配合。”蒋志雄率先签字,当年6月,东润码头在挖机轰鸣声中成为历史。

村委会新貌

背靠码头,东风村村民确实赚到钱了,但是村容村貌落后,环境卫生脏乱差,田地抛荒严重,许多村民在赤壁市区买房之后就很少回来。

码头红利结束,东风村更是变成了一个涣散村,在赤壁镇各项考核中经常垫底。

2018年底,蒋志雄在村民的期盼眼神中当选村党支部书记。

村里有百余村民此前是“码头工人”,谋生问题成了当务之急。蒋志雄利用村里的小平原优势,集中流转1000多亩旱地,成立农业合作社发展蔬菜种植,从外地聘请专业技术人员教村民种植蔬菜。今年500亩特色蔬菜“板栗南瓜”因上市早、品质好,实现销售额70余万元。

蒋志雄上任后第一场硬战就是拆房子。

根据《湖北省河道管理实施办法》规定,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在堤身和禁脚地范围内建房。经过赤壁市勘察,东风村侵占长江干堤30米禁脚地建房共计153户,必须迅速拆除。

蒋志雄和村干部拿着东风新村规划图一户户上门做工作,新村规划搭上了古战场景区提档升级的顺风车,设计风格与景区一致,基础设施配套完善,村民可以依托靠近古战场景区的便利开农家乐、民宿等等。

“2019年8月9日正式开始拆除工作,当天就拆了20余户房子,到当年年底拆除工作基本完成,拆迁地全部种上植物。”蒋志雄说。

在东风新村建设工地上,记者看到数十栋房屋一楼主体已经基本建成,施工队正在忙着紧张施工。蒋志雄说,新村规划设计了服务中心、接待中心、文化礼堂等功能服务区,高起点高规格服务于新村投入使用后的旅游发展。

蒋志雄掰着指头逐一给我们数:目前村里已经建成2000亩虾稻共作,流转土地1000余亩用于分期连片高附加值蔬菜种植,新建硬化水渠1700余米,村组道路拓宽至5.5米,村容村貌大为改观,积压多年的村级债务逐步化解完毕。更重要的是,村民心气聚拢了,对于未来发展更齐心团结了。

记者手记:

在赤壁镇,王想林和蒋志雄令我们感慨颇多。

他们的故事里,都见证了一段重要的长江历史。

他们曾是“靠江吃江”的成功代表。面对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制度,他们要么找准出路,顺利过渡,继续在商海驰骋;要么志存高远,勇当头雁,带领村民共建美好家园。

有一门好手艺,王想林可以把酒店餐饮生意继续做得风生水起。

有一颗赤忱心,蒋志雄有信心把东风村建成古战场景区后花园。

拆和建,破和立,从来都不是绝对的矛盾。借着长江大保护的东风,他们重新找准定位,在再创辉煌的道路上昂首前行。

在赤壁镇,我们很欣喜地采访到这些令人敬重的人,他们用自己的睿智和担当,继续谱写人生华章。

责编:张欢

编审:向东宁

本文来自【咸宁日报】,仅代表作者观点。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提供信息发布传播服务。

ID:jrtt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